极速快3500期走势|极速快3开奖视频
科 技 頻 道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搜索:

正確認識豬偽狂犬病!疫苗能完全保護豬群嗎?如何控制與凈化?

偽狂犬病(Pseudorabies PRV)是一種能夠影響所有年齡段豬的嚴重傳染病。哺乳動物,包括貓、狗、綿羊、牛、馬、猴子、鼠、浣熊對于偽狂犬來說都是易感動物。豬是偽狂犬病毒的攜帶者,但此病毒并不能使豬致命,而其它動物感染可致命。人對于偽狂犬是耐受的。偽狂犬病毒是一種皰疹病毒,也被稱作奧耶斯基病(Aujezsky Disease AD)、瘋癢病,很少被認為是傳染性腦脊髓炎。偽狂犬的名字起源于感染狗的狂犬病。1902年,奧耶斯基發現這種病并命名。在牛上經常被叫作瘋癢病。“偽狂犬”這一術語經常被批評,因為它經常與狂犬病毒混淆,而狂犬病毒是一種截然不同的病毒。偽狂犬在中國很多區域流行,但可以通過應用現代技術、限制偽狂犬陽性種群的周轉及生產者的認知能夠很容易凈化偽狂犬。

豬的偽狂犬有急性(動物流行性)和慢性(地方流行性)兩種形式。急性流行性偽狂犬主要發生在沒有感染過或無免疫過的幼崽,主要癥狀是流產、死胎、木乃伊胎、不孕;在小豬主要表現為腹瀉、發燒和中樞神經系統癥狀,大一點的豬表現為咳嗽、打噴嚏。在哺乳仔豬的死亡率可達到100%,但在斷奶豬死亡率小于10%,大一點的豬(如果沒有并發癥)死亡率小于2%。偽狂犬不同毒株有非常不一樣的致病性。一些高致病性的毒株可導致母豬死亡,而低致病性的毒株可能不會引起明顯的癥狀。

慢性地方性偽狂犬主要以引起生長育肥豬肺炎為特征。特別是在連續周轉管理下的生長育肥豬,在10-12周齡易被感染,此時其母源抗體下降,病毒開始在豬間傳播。偽狂犬病毒能引起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壞死和免疫抑制,導致鏈球菌、巴氏桿菌、胸膜肺炎放線桿菌和支原體的繼發感染。如果豬群同時感染圓環相關疾病、藍耳和/或豬瘟,偽狂犬相關的呼吸道綜合征會更加嚴重。1980年代,在偽狂犬陽性豬群中,偽狂犬相關肺炎造成的損失大約是$12 (Y70),這刺激了許多生產商去凈化偽狂犬。

偽狂犬最常由感染種豬從一個場傳播到另一個場。所以,購買的種豬在離開原場前以及豬群到達目的豬場隔離期間,檢測并確認偽狂犬陰性非常必要。偽狂犬病毒主要存在于鼻腔和口腔分泌物中,不存在于糞便和尿液中,但能在感染公豬的精液中檢測到。在炎熱的天氣下,此病毒很難存活一周,且大多數豬場的普通消毒劑能夠殺死該病毒,除了含碘的消毒劑。寒冷的天氣可以保護該病毒,該病毒主要通過接觸感染豬或污染的表面進行擴毒,也能在一個豬舍的空間進行傳播。在濕冷的空氣中,該病毒在3公里的距離內能從一個場傳播到另一個場。

剖解病變一般不具有偽狂犬的特異性,除了因偽狂犬而死亡的仔豬肝臟上偶爾有一些白色壞死灶。一般這些損傷為間質性肺炎,通常還伴有小葉間隔水腫增大,由于支原體和細菌感染又會伴有前腹側肺炎。組織病理學觀察,有非化膿性的腦膜炎,少許中性粒細胞。套管和神經膠質細胞增生常見。肝臟有局灶性壞死,支氣管和細支氣管亦有局灶性壞死。有時在神經膠質細胞和壞死灶附近區域會觀察到核內包涵體。

偽狂犬應與藍耳、圓環、豬瘟、胸膜肺炎放線桿菌、沙門氏菌和喘氣病鑒別開來。在某些豬群,上述幾種疾病可能同時發生而表現為疾病癥候群。胸膜肺炎放線桿菌經常被看作是偽狂犬的后遺癥。藍耳和圓環通常感染保育階段的豬,而偽狂犬易感染生長育肥豬。但藍耳/圓環會繼續感染育肥豬,而偽狂犬偶爾感染保育豬。豬瘟的典型癥狀是引起腎臟點狀出血,但有時并不能看到出血點,而偽狂犬很少有這樣的出血點。偽狂犬和豬瘟能引起相似的病變:神經膠質細胞增多、腦膜炎、腦中套管。豬瘟能引起血管內皮損傷,但偽狂犬不能。當然,許多慢性偽狂犬感染的豬群很可能也會有慢性豬瘟感染。可以通過PCR、組織病理學、病毒分離,有時通過血清學進行診斷確診。

人們希望疫苗能夠給免疫了的豬提供完全保護,其實在實際應用中沒有偽狂犬疫苗有這樣的效果。然而,免疫過的豬不大可能被感染,免疫過的豬不會有發燒和臨床癥狀,死亡率、發病率較低,與沒免疫的豬群相比,散毒少。近幾年,一些中國偽狂犬毒株的一些基因位點變異顯著,如gB,它對于免疫很重要,這種變異通常歸結于疫苗的失效。然而,應指出,變異是偽狂犬病毒的一個特征,免疫雖然不是一個絕對的預防措施,對于控制偽狂犬是一個有用的工具。野毒的變異不是免疫失敗的首要原因。如果我們能夠做好全進全出并在對的時間進行免疫,我們就能夠控制散毒。全進全出是關鍵,免疫可能會有幫助,但在大量病毒面前通常會失敗。

偽狂犬控制方案

曾經一段時間,人們堅信只有完全的清群才有可能凈化偽狂。但是一個被知悉25年的事實就是這個疾病可以通過采取良好的場內生物安全管理的方式使其遠離豬場。

第一步就是要弄清楚種群目前的狀況以及感染存在于哪里。如果豬群使用gI(gE)基因缺失疫苗,就很容易判斷豬群現在的狀況以及是何時受到感染的。如果育肥豬群使用的是非基因缺失的疫苗,那么就會很難精確的判定當下豬群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當然也有可能因為某些原因需要對種豬群使用自家苗和非基因缺失滅活苗,但是如果人們想確定生長育肥豬群的PRV感染狀況,那么這類疫苗就不該給生長育肥豬使用。在這樣的情況下知識就是力量。抗體滴度的高低會提供一些線索,但是當生長育肥豬群使用非基因缺失苗時就會很難說清楚豬群現在的感染情況。

第二步就是在出現癥狀前兩周建立基因缺失苗肌肉免疫程序。人們通常是在仔豬出生的時候進行滴鼻免疫。滴鼻免疫在豬場爆發偽狂犬的時候作為緊急方案是有效的,但是除非在保育階段存在嚴重的偽狂犬問題,否則無需進行滴鼻免疫。如果保育存在嚴重的偽狂問題,則應該在斷奶的時候對仔豬用gI(gE)基因缺失活疫苗進行滴鼻免疫,因為出生時候的疫苗接種產生的免疫周期很短。母豬應該每3-4個月進行一次普免。使用滅活苗在激發母豬二次免疫應答方面具有一定的優勢,但是成功的免疫程序還是應該圍繞弱毒苗和群體免疫來建立。監測gB抗體水平應該很有趣,但是這實在是在浪費時間和金錢。另一方面,監測gE抗體水平是有用的,尤其是在流行病學調查方面。

對gE基因缺失苗免疫的生長育肥豬群,調查其PRV感染狀態,可以采用血清學的方法。ELISA 檢測gE抗體的結果是一個S/N的比值,大于0.7的是陰性,小于0.6則為陽性。但是這個值某種程度上不方便我們直觀地分析種群情況,所以這個數值可以用1-S/N來將其轉化為更為方便的格式來代替原始數值。按照這種方式進行轉化,則數值高的是陽性,數值低的是陰性。則新的陰性是小于等于0.3,陽性大于等于0.4。由于大部分的母豬感染了偽狂,所以豬群的母源抗體可以持續到15-16周。一些豬在16周齡之后還有針對gE的抗體,毫無置疑的是受到了感染。一些較高的滴度存在于10和12周齡表明一些豬在10周齡之前就感染了偽狂。那么針對這個豬群,我們就會建議豬場用基因缺失活疫苗,在斷奶的時候進行滴鼻免疫(一個鼻孔就可以)并在大約7周齡的時候肌肉注射疫苗。9周之后是否重復免疫一次則可以自行決定。

第三步,也是最為重要的就是生長育肥舍采用全進全出的管理方式。豬群應該用獨立的圈舍按相同的周齡進行分群或者周齡間隔不要超過兩周。最大周齡間隔不要超過四周,間隔越短越好。對圈舍的改造可能需要將其劃分出多個稍小一點的房間,并且要對母豬的配種計劃進行調整以便可以進行批次分娩和批次斷奶。在新一批次豬群進入圈舍之前,要對豬舍進行完全的清空,清洗和消毒。

如果母豬每3至4個月進行一次普免,那么偽狂犬病毒就會在母豬群中停止傳播,養豬生產者就可以輕易地斷奶偽狂陰性豬。如果生長育肥階段豬群能夠得到免疫并且按照全進全出的方式管理,那么這個豬場就會一直維持偽狂犬陰性。后備母豬和公豬應當使用偽狂犬gE抗體陰性豬。在這種情況下,只需要簡單的生物安全步驟,這個豬場只需要2-3年的正常淘汰就會變成偽狂犬陰性豬場。按照這一方式,對豬肉生產系統有嚴重經濟威脅的偽狂犬就會被凈化,整個地區甚至整個國家都不會再有偽狂犬問題的存在。

原標題:偽狂犬的控制與凈化

發表評論
  • 評價:
  •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极速快3500期走势 大富豪电玩官网 nba新浪体育网 云南十一选五是人控制 快乐10分 12116期足彩即时比分 快乐赛车 甘肃快三 锘?#26032;浪竞彩比分直播 即时比分雷速体育 比分直播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