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3500期走势|极速快3开奖视频
科 技 頻 道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搜索:

傳統仔豬三針保健的新思考

  • 點擊次數:
  • 日期:2014-11-13
  • 編輯:獸藥網編輯
  • 評論:0
  • 查看更多評論
  仔豬在2~3周齡前憑借初乳母源免疫力抵抗病原,5周齡后則可憑借自身免疫力抵抗病原,2~5周齡間處于免疫力薄弱期。為了減少仔豬在2~5周齡發生疾病的風險,有三種技術思維:第一,通過母源抗體和母源抗病營養增加機體抵抗力,第二,通過干燥、消毒減少豬只外環境病原,第三,通過合理的三針保健,減少體內條件性病原濃度。對于三針保健,目前由于商業利益的趨勢,做得很不規范,也很不合理,以至于沒有起到三針保健的作用,甚至還有很大副作用,弊大于利。本文根據筆者多年來對仔豬保健的思考和試驗研究,對三針保健提出一些新的看法,供養豬同仁參考。
  一、 為什么要做三針保健?
  如前所述,2~5周齡間處于免疫力薄弱期,易于發生細菌性疾病,同時,如下一些理由也說明仔豬在5周齡前做抗生素保健的重要性。
  1、仔豬在預防梭菌感染或清除梭菌的潛伏感染:新生仔豬發生梭菌病,發病急,往往來不及治療,需要切斷病原母子傳播和減少仔豬體內病原;
  2、預防初生仔豬的大腸桿菌性黃痢白痢:病不急,但治療基本無效;
  3、預防剪牙、斷尾、打耳號、閹割等引起的傷口感染;
  4、預防仔豬免疫抑制病毒病導致的繼發感染,有效保護斷奶前后仔豬的副豬嗜血桿菌;
  5、 為了減少斷奶應激導致細菌性疾病的發生。
  二、選什么藥做三針保健?
  5周齡前的仔豬,易于感染的細菌有:梭菌,革蘭氏陽性菌,嚴格厭氧;大腸桿菌,革蘭氏陽性菌,需或兼性厭氧;鏈球菌,革蘭氏陽性菌,需氧;副豬嗜血桿菌:革蘭氏陰性菌,需氧。對這些細菌敏感的藥物有頭孢噻呋(速倍治)、阿米卡星、喹諾酮類、長效土霉素、氟苯尼考、磺胺間甲氧嘧啶。
  選擇什么抗生素做三針保健很重要。不要以為只要是對此階段優勢病原敏感的抗生素就可以用于三針保健,一定要有條件的選擇。筆者以為,用于三針保健的抗生素,必需同時滿足如下三個要素。
  第一,要對5周齡前的仔豬易于感染的優勢細菌有高度的敏感性,如上所述的一些抗生素。
  第二,要沒有免疫抑制。目前疾病復雜,根源在免疫抑制,目前疾病難以治療,根源也在免疫抑制。規模化豬場從仔豬初生到斷奶這一時期腹瀉、關節腫大比較常見,部分人多用長效土霉素,氟苯尼考,磺胺間甲氧嘧啶來進行三針保健,預防黃白痢與鏈球菌、副豬嗜血桿菌等,有的起初還行,用的時間久了就不行了,有的開始就不行。說明新生仔豬并不是這些藥物能維持健康的。耐藥性,免疫抑制性,不具長效針對性才是導致這些藥物失效的原因。列支威赫(1973)、 Welch (1981)、Grondel (1985)等研究表明,四環素類(如土霉素)抗生素能減低中性粒細胞(PMN)殺菌作用,也能抑制粒細胞溶酶體的釋放,并且對體內抗體的形成呈現抑制作用;據中國獸藥典記載,氟苯尼考免疫抑制比氯霉素大6倍!關于氟喹諾酮類藥物,據諾氟沙星說明書記載:本品用于數種幼齡動物時,可致關節病變。本品不宜用于 18歲以下的小兒及青少年。喹諾酮類藥物(QNs)抗菌譜廣、抗菌活性強、組織滲透性好,在臨床上廣泛應用于治療成人的各種感染性疾病,QNs在兒科的應用卻受到限制。動物實驗表明各種QNs均可在幼年動物中誘發關節損害,提示可能對未成年人也具有相同的毒性,也有臨床資料顯示未成年人服用QNs后引起關節疼痛腫脹。所以,第一, 長效土霉素、氟苯尼考、磺胺間甲氧嘧啶、恩諾沙星均不適宜于仔豬三針保健。而關于頭孢噻呋,1984年,Gnape及其同事發現,頭孢菌素在治療濃度時,能增加PMN的粘附功能。雞場和實驗室的大量資料證實,頭孢噻呋可以加入馬立克疫苗等使用,對疫苗無任何不良影響。當然,也有報道說頭孢噻呋亦有免疫抑制性,不過,速倍治做了技術處理,已經規避了頭孢噻呋的免疫抑制。
  第三,要選用長效的抗生素制劑。頭孢噻吩鈉在體內有效藥物濃度維持時間只有一天,對體內細菌殺滅需要2~3天連續有效濃度,用頭孢噻吩鈉做三針保健的話,需要連續注射3天,不僅麻煩,成本也很高。如果用國內最長效的頭孢噻呋速倍治的話,通過中國農業大學的試驗,速倍治在體內有效藥物濃度維持時間超過7天,注射一針疾病即可殺滅體內敏感細菌。
  三、 三針保健在什么時候做,需要做幾針?
  傳統三針保健規定在仔豬出生后3、7、21日齡進行,我們認為過于僵化,不適應豬場實際。我們設定的1~2日齡(剪牙、斷尾)、10日齡(閹割)、21日齡(斷奶)、28日齡(斷奶轉群)1~3針保健,針對性更強。主要原因,一是1~2日齡、10日齡左右是仔豬剪牙、斷尾、公豬閹割時,此時注射速倍治既是常規保健的關鍵時期,又可以預防傷口感染;二是斷奶這一針保健是非常關鍵的,可以幫助仔豬渡過斷奶應激及母源免疫力低下出現的病原感染風險;三是轉群時又是仔豬的一大應激,加之此時母源免疫力更低,所以,轉群的保健也很重要。
  所以,筆者認為,“三針保健”應該是根據豬場生產安排、豬場疫病發生規律來確定時間,而不是千遍一律的3、7、21日齡。“三針保健”也不是一定要注射3針。應該是“1~3針保健”。斷奶這一針最重要,斷奶前及斷奶轉群的各1針,則根據豬場實際情況而定。
  四、 結論
  第一、在環境病原濃度大,母豬奶水質量不夠好,產房條件不太好的豬場,做三針保健是十分必要的。
  第二、選擇三針保健的藥物,不僅要對5周齡前的仔豬易感病原敏感,而且不能對仔豬產生免疫抑制,同時,選擇的藥物制劑要長效。三者缺一不可。長效頭孢噻呋--速倍治能在機體內有效血藥濃度維持時間長達7天,安全低毒,靶向精確,定點打擊,集中清除,廣譜長效,強有力殺滅病原微生物,而且具有免疫增強作用,不含任何退熱藥物及皮質激素。所以它能在眾多保健藥物中脫穎而出。
  第三、在1~2日齡(剪牙、斷尾)、10日齡(閹割)、21日齡(斷奶)、28日齡(斷奶轉群)分別肌肉注射速倍治0.5ml、0.5ml、1ml、1ml能有效保護哺乳仔豬到保育期的健康,能大大提高仔豬斷奶成活率。
 
     (湖南省獸藥工程技術研究中心、 湖南農大動物藥業豬場健康管理中心  朱中平)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 評價:
  •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极速快3500期走势 快三计划导师骗局 即时赔率亚洲赔率澳门赔率 云南快乐10分 宁夏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36选7 通化大嘴麻将手机版 190aa即时比分指数kk 综合足球指数比较 青海11选5 体育彩票11选5开奖